Give me cry

【邪瓶】太阳照耀的雨

江南的雨总是那么轻柔,洒落在西湖水面上,激起一圈圈涟漪。
 
 
路上的行人见着这雨都不忙着躲,甚至还驻足看着因雨而雾气氤氲,蒙上几分梦幻色彩的西湖。
  
 
吴邪举着一把纸伞不急不缓地拐过几个弯就到了西泠印社,吴邪的小古董店吴山居也就在其的旁边。
  
 
吴山居旁是一家茶馆,老板是个和蔼的老先生。茶馆的客人不多,老先生总喜欢坐在屋檐下的躺椅上,拿着一把薄扇,看着人来人往。
  
  
吴邪走到屋檐下,抖了抖伞上的雨水,朝躺椅上的老先生打了个招呼。老先生点点头,也算是回应了。
  
 
灰蒙蒙的雨天可能总让人提不起精神,店里唯一的小员工连平时最喜欢的扫雷游戏也不打了,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
  
  
“起来!上班时间偷懒,扣工资了啊!” 吴邪敲敲桌子,笑的温润如玉。
  
  
可王盟觉得这是恶魔朝自己展露出的恶意,他夸张地哀嚎着,“老板,我错了!不要扣我工资!”
  
 
吴邪没理他,直径走去了休息室,可那儿一个人也没有,他朝王盟大喊,“卧艹,王盟!你老板娘呢!”
  
 
王盟还没来的急答话,屋外就响起了抖伞的声音。
 
 
一个蓝色连衣帽的男子站在屋檐下,手里还拿着一把大黑伞。
 
 
屋外的雨还在下,可太阳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晶莹剔透的水珠折射着阳光,若钻石般璀璨。
 
 
吴邪一下就呆住了,只看的见那双纯黑色的眼睛里反射出的璀璨光芒,如梦似幻。直到那人看着他勾起一抹浅笑, 吴邪这才回过神来,脸一下子就红了。
 
 
吴邪拿起毛巾搭在那人略粘水汽的头发上,将人往自己怀里摁,不好意思去看那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小哥,你别这么笑,我都快不能呼吸了。”
 
 
“吴邪,别闹!” 小哥抵住吴邪的肩,宠溺的呵斥着他。
 
 
“哎呦,胖爷一来你们就让胖爷看见这么伤风败俗的画面,是欺负胖爷今天没带云彩吗?” 胖子一进店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羞怯的样子,还不停地叫着同样捂住眼睛的王盟,“萌萌啊,我们走,不跟你老板和老板娘玩。”
  
 
吴邪看着他那副样子简直把自己气笑了,抱着浅笑的小哥喊道,“胖子,你给我过来,别老想着拐走我的小员工。”
 
 
外面的雨还在下,却也遮不住屋外耀眼的太阳。
 
  
【END】 .

【双邪】老妖精你能不能悠着点 天真邪×沙海邪

文录

柒.
 
休息了一会儿的众人顺着石道朝里走,里面有一条非常深的沟缝。
   
  
胖子使劲往里面挤了挤,虽然里面还挺宽敞,但是入口太小了,他的体形根本爬不进去,他丧气地一挥手,恼怒地用手去掰那些石砖,没想到,这石头墙壁看上去非常结实,竟然这么容易就给他掰了下来,他忙说:“快看,原来这里有个大洞!”     
  
  
“这洞看上去是人工挖掘出来的。”潘子摸了摸那洞的表面道。
  
  
“挖这洞干嘛?特意留给那群尸蟞的吗?!” 天真看着这洞,怪不得那些尸蟞老是神出鬼没。
  
  
正在摩拳擦掌,准备进洞一展身手的胖子听了这话犹豫不决。“你说那群尸蟞在这洞里?”
  
  
潘子拍拍胖子的肩,轻声说:“不用怕,刚才那小哥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把他身上的血抹在自己手上了,你看,”他指了指手上一块血污,“你们用点口水往自己脸上也涂点,肯定管用!”     
  
  
天真不由失笑:“你他妈的也太缺德了,人家至少还救了你的命呢!”     
  
  
吴邪也觉得好笑,想当初他不知道自己的血也有那一星半点的功能的时候,也是想着多存点闷油瓶子的血。可想着想着他的思绪又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直勾勾地盯着天真。
  
  
天真被他盯的有点不舒服,“关根!干嘛呢?傻了!”
  
  
“哦,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这小哥的血。”吴邪回过神来。
  
  
分完血的胖子二话不说,一猫腰第一个进了洞,然后潘子拉着他,也进了去。紧接着吴邪和心一横的天真也跟了进去。
   
 
众人小心翼翼地爬出这个洞口,外面只有一小块突起的地方可以让大家站立,再往外就是悬崖了,往下最起码有十五米的高度,而且风非常大,只能紧贴着崖壁来观察这个地方。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粗略估计有一个足球场的大小,洞顶上有一道大裂缝,月光从这个裂缝里照进来,正好可以勾勒出整个洞穴的轮廓。
  
  
这个洞穴的中间,有一棵几乎十层楼高、十人
环抱也不一定能抱起来的大树。而那棵大树上,还盘绕着无数条电线杆一样粗的藤蔓,这些藤蔓纵横交错,几乎缠绕了所有可以缠绕的东西,它们的分支如柳条一样从树上垂下来,有些挂在半空中,有些已经垂到了地上,甚至还有些藤蔓干脆从洞壁的孔洞里伸了进去,举目可以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有蔓延过来的藤蔓。
  
  
胖子非常兴奋,直叫:“妈的,还真给老子找着了,这里肯定就是那个西周墓的主墓室。躺在那玉台上的,必然是鲁殇王的尸身。这鲁殇老儿也真够缺德的,雀占鸠巢,把人家的斗倒掉,自己住进来。今天我胖爷就来替天行道,收拾收拾你这个没职业道德的,让你知道倒斗就是这个下场!”他说得兴起,也没想自己是干什么的,连自己也一道骂进去了。     
  
  
胖子半个身子探到了悬崖外边,几下子就爬下去两米多,到了另一个洞口上,刚想继续往下爬,那洞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
  
  
胖子吓的一激灵,刚想踢掉那只手就听见了一个男声,“别动!你再走一步就死定了。”
 
  
天真十分惊喜,“三叔,是不是你?”
  
  
吴三省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大侄子,你他妈的跑到哪里去了!他娘的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
  
  
吴邪站在一旁,内心直呵呵哒,TM的个老狐狸,装的可真像!
  
  
胖子脚贱地去踢了踢那藤蔓,那藤蔓也不客气,一把缠住了他的脚,然后整个一卷,就几乎把他从崖壁上拽了下去。
  
  
紧接着天真也被藤蔓拽了下去,在被撞的左弹右弹,眼冒金星后,正巧被掉在了放置尸体的石台上方。
  
  
天真抓住了女尸身上的刀,一下子就切断了藤蔓,摔在了女尸的身上。
  
 
吴邪默默捂住眼睛,根本就不想去看他。
 
  
这是胖子也落在了另一个尸体的身上,还好不巧的撞掉了尸体脸上的面具。
  
  
几乎一瞬间,胖子和天真的脸上就露出了痴迷的表情。然后胖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天真接着就要将手伸进女尸的嘴里。
 
  
吴邪站在悬崖上有些着急,他大喊了一声,“住手!”
  
  
天真果然停下了手,迷茫地四处张望。
  
 
“你手上有血气,一入尸嘴马上就会起尸。”吴邪再接再厉,他利索的从悬崖上爬了下去,借助藤蔓的力量,一下子就被甩到了天真的旁边。
  
 
吴邪赶忙将麒麟竭喂到天真口中,然后冲着胖子的后颈就是一记手刀。
 
 
胖子砰的一下就倒在了石台上,接着又被吴邪推到尸体上,将那尸体压了个结实。吴邪表示,免费的资源,不用白不用。
  
  
天真趴在石台上不停地咳嗽,应为胖子掐的太狠,还咳了口血。
  
 
“咳咳……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天真看着吴邪问。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吴邪不简单,从第一次将他捡到医院就知道,但他从来没有多问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质问吴邪。
  
  
吴邪没回他的话,将钥匙后面的金丝掐断拿出了钥匙。
 
 
女尸突然间变得狰狞起来,她的脸像变质的橘子一样,瞬间瘪了下去,嗓子里发出没办法形容的声音,几秒的工夫,就从活生生的一个美人迅速变成一具干尸。
  
 
然后吴邪又推开胖子,将那具青眼狐尸的头一枪打烂。
 
  
天真靠到那祭祀台上,沉眼看着吴邪,可没想到这貌似非常结实的石台竟然会撑不住他,他还没压上全部的重量,这祭祀台就突然一沉,矮下去半截。
  

只听到一连串机关启动的声音,远处石台上传来一声巨响,一伙人探头一看,只见石台后的那棵巨树身上,竟然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在裂口里,出现了一只用铁链固定的巨大青铜棺椁。那些铁链已经和树身合在一起,而且还绕了好几圈在青铜棺材的上面。     
  
  
一具漆棺像一朵莲花一样从棺椁中升起,然后左右裂开的棺盖翻了下来,这种巧夺天工的设计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同时,一个浑身黑色盔甲的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天真肩膀一抬,几乎就要开枪了,但胖子一把就抓住了天真的手,说,“别动,他身上穿的是宝贝,别弄坏了!”     
  
  
吴三省凑到那尸体跟前去了,看着尸体身上的盔甲,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指着那黑色的盔甲说:“这……这不是玉俑吗?我的天,原来这个东西真的存在!”     
 
 
吴三省激动得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结巴道:“造……造化啊,我吴老三倒了这久的斗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件神器,那是玉俑啊。只要穿了这个东西,人就会返老还童,你看到了没有,这是真的!这具尸体就是证据!”
  
 
天真也是满满的震撼,“没想到墓里最值钱的东西就穿在他身上。”
  
 
吴邪听了呵呵一笑,他勾住吴邪的脖子轻声说,“这墓里最值钱的东西是在你肚子里。”
  
 
天真听了这话,看着吴邪心里挺复杂的,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原来他刚刚给我吃的东西这么值钱,他干嘛要给我呢……
  
 
与此同时胖子找到了玉俑身上的线头,他哈哈一笑,“你他娘的还别不信邪。”说着就去扯那线头,手才伸到一半,就听“呼”一声,那是电光火石一般,还好吴邪反应快,一脚把胖子踢了出去,胖子刚让开,一把黑刀就“梆”一声钉到树上,没进去大半截。
  
  
天真吓了一大跳,要不是吴邪那一脚,胖子的脑袋已经被插穿了。    
 
 
胖子脑门上青筋都暴了出来,看见台阶下面的张起灵就跳起来就大骂道:“你他娘的刚才干什么!”     
  
 
张起灵转过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说:“杀你。”     
  
  
胖子大怒,挽起袖子就要冲上去,还好大奎一把把他抱住了。吴邪心想,小哥果然还是这么直白。
  
  
【未完】.

【双邪】老妖精你能不能悠着点 天真邪×沙海邪

文录

陆.
  
墓道是向下倾斜的,两边都雕着铭文,还有一些石刻,天真只能懂几个词,也不懂什么意思。
  
    
一行人都走得很小心,每一步都要走很长时间,这里的黑暗浓郁粘稠,矿灯的光根本没法穿透他,前面黑漆漆的,后面也黑漆漆的,感觉很不好受。
  
 
过了好一会儿,一行人到了一处加粗的回廊,这一段比刚来的那一段宽了一倍多,装饰也考究了很多,看样子到了主墓区了。  
  
 
这个回廊的底部,是一扇巨大的玉门,非常的通透,而今已经大开,想必是有人从里面打开的,那玉门的边上,有两个雕像,是两个饿面鬼,一个手里拿着一只鬼爪,一个手里举着一只印玺,浑身漆黑。     
  
  
主墓里有许多棺材,数了一下正好七口,排列的十分整齐,是北斗七星。
   
   
正在大家研究棺材的时候,胖奎 指了指离大家较远,孤零零的一个影子,“那……那个影子是谁的?”
  
  
那个影子畸形的大脑袋让人背后发凉,可吴邪却站在天真身后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天真小声问吴邪,虽然他不明白吴邪什么来历,但吴邪的这声轻笑着实让他放下了心。
  
 
“你看。” 吴邪指着那个影子,张起灵也正好拿着他的矿灯,让大家看清楚了这怪物的真面目,它就像……就像一个人把一大瓦罐套在头上面……
     
   
  “靠,你爷爷的。” 天真脑袋上青筋暴起,骂了一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最终还是潘子掏出枪骂了一句:“操你妈的,一枪毙了你!”
  
  
“我的妈呀!”那人尖叫了一声,抬起脚就跑。
 
 
潘子举枪喀嚓上膛,然后就是一枪,把那人头上的瓦罐打碎了,就剩下个圈套在他脖子。
  
  
吴邪心里一紧,最后看那人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不能让他到我们盗洞那边去,他要是碰到那个棺材就完蛋了!”张起灵说完,也跟着跑了。
  
  
天真看着“七星疑棺”四个字正打算跟大家分享一下,可转过头就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
 
 
天真急地大叫,“关根——三叔——潘子——”
 
  
丢掉天真独自跑的吴邪心里没有一点儿内疚感,天真总要学会成长,不在天真,反正也死不了。
  
  
通道的墙壁上果然有一个机关,吴邪翻下去后稳稳落地,脚下是软绵绵的感觉,吴邪低头一看,果然是个已经死掉的人。
  
  
那个人脸上,身上还爬着几只尸蟞。矿灯的光照的墙壁绿油油的,仔细一看,那绿油油的是满墙的尸蟞。
  
  
吴邪拿着刀直接划破手臂,将血涂抹在身上,虽然他大概能对付的了这群尸蟞,但这是最省力气的方法。
  
  
吴邪眯着眼睛,就着矿灯微弱的光芒好似在找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吴邪在一面墙上不停地摸索,他用力一按,墙上果然又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小洞。
  
 
吴邪猫着腰走进去,没走一会,黑暗中就探出来了一只绿色的小手,那只小手,五只手指都一样长,手臂极细。
  
  
吴邪拿起刀削了它的一块皮,那小手一下子就缩了会去。
  
  
吴邪也沿着通道顺利找到了主墓室。
 
 
吴邪站在洞口处往下探,吴三省果然已经到了主墓室,换出了真帛书,而胖奎正在涯上的另一个洞口。
  
  
吴邪等吴三省走后才下去,他走到青眼狐尸的旁边,拿下他腰带上的麒麟竭。吴邪看着手里的麒麟竭掂了掂,还是没吃进嘴里。
  
  
吴邪回到洞里,不知走了多久,换了几条石道,终于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机关,唰的一下又不知道被带到了哪去。
  
  
艹,闲着没事干做这么多的机关干嘛,捉迷藏吗!
  
  
这一翻,吴邪刚好就看见了坐在石道里的胖子,潘子和正在打盹的天真。
  
  
这TM个糟心的孩子,这儿都能睡着!
  
  
吴邪在潘子和胖子同样警惕,但本质完全不一样的目光下拍了拍天真的脸。
 
  
“清醒点儿。”
 
  
“嗯?……”天真迷迷糊糊的看着吴邪,然后瞬间清醒,“关根!你跑哪去了!怎么又弄一身血,你说说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What fark?不让人省心的到底是谁?!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虽然吴邪内心无限吐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让吴邪替他包扎伤口,顺便又蹭了点儿血在他的身上。
  
 

【未完】.

一脸懵逼……?我怎么又甜了!
想的是虐文,我为什么又HE了!
我为什么就是BE不起来!
写文之前我所有的细节都想到了,包括BE的结局,可我为什么HE了,我到底是怎么HE的……
我是哪出了什么问题吗・_・?

【瓶邪】长白天池

人们总说长白山上的雪终年不化,可每到八月份时长白山顶就几乎看不见雪,而这也是天池最美的时候。
 
 
吴邪上长白山的时候还专门去看了天池,天池上虽有薄雾烟云轻遮半笼,但也不妨望见天池圣水波光岚影。
 
 
青铜门发出轰隆隆的巨响,门缓缓的开启,从中走出的人还是那身蓝色连衣帽,纯黑色的眸子仍旧淡然,可也与世界有了一丝联系。
  
  
开门的瞬间,吴邪满是沧桑的脸上便被天真的笑容所覆盖,眼角眉梢,一举一动无不尽显天真。
  
 
“天真……” 胖子一下就泪目了,多年未出口的称呼如今竟从颤抖的唇齿间泄露。
 
 
吴邪笑的天真,他歪歪头,仿佛看不见手下见了鬼的表情,“胖子,小哥回来了,你喊我作甚?难道是高兴的傻掉了!”
  
 
吴邪搂住小哥和胖子就扯着他们下山,没有拥抱,没有叙旧,可却也没有一丝尴尬,一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好似回到了十年前。
 
 
十年,小心谨慎,接一个人。自然希望他看见最好的,即便是假的。
  
   
张起灵从青铜门里出来就看见笑的一脸天真的吴邪。
 
 
百年生命不是白活的,即使有着失魂症他也能看出吴邪满身的违和感。
 
 
他不是没看见胖子叫“天真”时湿润的眼圈和抖动的唇。
 
 
他不是没看见那叫吴邪“老板”的年轻人见鬼的目光。
  
 
他不是没看见吴邪脖子上几乎致命的伤疤。
 
 
他没去问,不可否认这时的他是害怕的。
 
 
十年,愿君安稳,重拾天真。自然是希望看见他最好的,可这是假的。
 
 
回去的路上张起灵看见了天池,无雾无云,五彩斑斓波光粼粼,如上好的玉石耀着晴空。
  
  
张起灵听着吴邪活泼的语调,勾起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笑,吴邪或许就如那天池。
 
  
【END】.

【双邪】老妖精你能不能悠着点 天真邪×沙海邪

文录

伍.
  
吴三省看着甲板上的胖奎和靠在天真身上的吴邪简直想骂娘,“一下晕了俩,老子下次再这样活该死在墓里。”
 
  
天真看着晕了的吴邪问,“关根这是怎么了?”
 
 
“那东西叫做傀,是那白衣女粽子的魂魄,借了他的阳气出那个尸洞,可能阴气对他来说太重,不过最合适的应该是你……” 张起灵说了几句就晕了过去。
  
 
“好了,晕了仨。”
 
  
吴邪醒的时候张起灵正拿着筷子夹猪肝。他看着张起灵陡的笑了一下,惹来了张起灵的一个眼神。
  
  
过了一会天真就进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盘菜和一碗饭。吴邪吃着饭问,“怎么样?”
  
  
“?……哦,一个大妹子说是一个大将军的墓,前年山体塌方的时候还塌出了100个人头,三叔说大概就是那个地方。”天真先是愣了一下才答道。
  
  
一天的舟车劳顿让天真不知道睡得有多香。吴邪看着天真的睡颜摇摇头,“现在要是有人杀你,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早上一行人匆匆吃了早饭,带上点干粮就出发了。
 
  
那大妹子叫一小孩将一行人带到那去,这两边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山上塌方下来的石头堵住了。    
  
  
一行人爬上那塌坡就看见塌坡下面的峡谷里,有一个老头子正在打水,那老头儿正是领大家进水洞的死老头。
  
  
潘子看着那老头笑骂了一声,掏出他那短枪一枪打在那老头子前脚的沙地里,那老头子吓得跳了起来,又往后跑,潘子连开三枪,每一枪都打在他的脚印上,那老头子也算机灵,一看对方拿他玩呢,知道跑不掉了,一个扑通,就跪倒在地上。     
  
 
等老头儿将吴邪他们领到目的地后,吴三省就开始试探着下铲,三叔就把一只手搭在钢管上,感觉下面的情况,一共敲上十三节的时候,三叔突然说,“有了!”     
  
  
吴三省将铲子拔上来,带出了一拨土,那土就像是在血里浸过一样,正滴着鲜血一样的液体。     
 
 
即便是天真这个实习土夫子也能感觉到这墓非同小可。
  
 
过了好一会儿吴三省他们才把古墓的位置基本决定下来,三把旋风铲子上下翻飞,没一会儿盗洞下面已经挖的很大并清理出了一面墙。
 
  
张起灵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那墙上面,沿着这砖缝摸起来,摸了很久才停下来,然后突的一发力,竟然把砖头从墙壁里拉了出来。
  
 
张起灵把砖头小心地放到地上,让后才对吴邪他们说,“这墙里全是炼丹时候用的礬酸,如果一打破,这些有机强酸会瞬间浇在我们身上,马上烧得连皮都没有。”     
  
 
一进墓穴,潘子就跳进了祭祀用的鼎里,想看看鼎里的俘虏身上还有什么东西。
  
  
张起灵看着石棺脸已经白了,吴三省叫骂着潘子叫他出来。
  
  
忽然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咯咯”的声音从张起灵的嘴里发出来。
 
  
吴邪笑了一下也发出“咯咯”的声音,天真心里一紧,想拉住吴邪。
  
 
可棺材板突然向上翻了一下,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然后从石棺材里发出来了阴森得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是青蛙叫的声音。
  
  
天真心想,完了!
 
 
但石棺不一会儿就稳定了下来。张起灵转头看了吴邪一眼,眼底粘稠的黑色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张起灵朝棺材鞠了一躬,才对天真他们说,“我们天亮前必须离开。”然后他又指着棺材后面的通道说,“轻轻过去,千万别碰到那棺材。”
 
 
吓呆了的众人十分听话,胖奎走过那棺材的时候背甚至还紧紧贴着墙壁,只有吴邪还是那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样子。
 
 
 
【未完】.

七夕贺文

女装癖的基德大人233333
 
  
  
“小帅哥,今天是七夕哦~回家跟恋人过节吗?”一个妖媚的女人自来熟的挽住工藤新一的胳膊,胸前的波涛也蹭了上来。
   
 
工藤新一冷漠的推开那个女人,抬腿就走。
 
 
后面的女人生气的跺了跺高跟鞋,那娇蛮的样子不仅不惹人厌,还十分媚人。“小帅哥,你可真没情趣!”
  
 
工藤新一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了。成熟的,可爱的,傲慢的,妖媚的……各种类型,几乎一个不少。
 
 
凑在一起把来自神秘东方的七夕的整个故事都讲完了。
  
 
日本也有七夕,不过在日本是女人们用来祈求手艺的。但在中国是用来向上天祈求爱情的。
   
  
终于,在又一个青涩的女孩蹭上来的时候,工藤新一拉着她走到一旁的巷子里,将她抵在了墙上。
 
 
黑羽快斗看着眼前近距离的工藤新一心脏简直要跳出来,但又止不住的生气。
 
 
新一真的好好看,原来新一喜欢害羞的类型,新一壁咚别的女孩,他不爱我了嘤嘤嘤……
 
 
不得不说这内心简直……叹气。
  
 
工藤新一吻住面前的女孩,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只觉得被雷到。
  
 
好一会儿工藤新一才咬了咬女孩的唇,意为结束。女孩紧闭双眼,颤抖着睫毛的模样真的十分让人心动。
  
 
“玩够了吗?”工藤新一喘着气,“要不要我去吻别的女孩在给你看看?”
  
 
黑羽快斗一下子卸了伪装,“你别想!”他转身将工藤新一抵在墙上吻了上去,搜刮完他口里的空气,才满足的咋了咋嘴。
 
 
“新一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的手问道。
 
  
工藤新一撇开脸,面颊上染上一抹绯红,“最开始。”
  
  
黑羽快斗觉得世界一下子就明媚,他灿烂的笑容让工藤新一觉得有些晃眼,“新一,我爱你,七夕快乐。”
 
“你也一样。”工藤新一没再逃避,注视着他,露出淡淡的微笑。
 
【END】.
老早就像写基德大人女装了~\(≧▽≦)/~

 

【双邪】老妖精你能不能悠着点 天真邪×沙海邪

文录

肆.

潘子在走过天真身后的时候,轻声用杭州话说了一句:“这老头子有问题,小心。”     
  
 
驴蛋蛋带着船扑腾扑腾的也游回来了,吴邪去看天真的时候,天真十分沉默。
 
 
吴邪知道那个小傻子在想什么,但他也懒得去管。
 
 
水洞里面乌七八黑的, 矿灯惨白的光好似被黑暗吸收,也照不出多远,连船头撑船的中年人的背影都显得模糊。
 
 
洞深处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紧接着什么东西掉入水中的巨大声响又将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掉下去了是那个撑船的中年人。
 
 
“妈个鸡,你个病秧子干什么!”胖奎气急败坏地朝吴邪骂道。
 
 
天真看着胖奎皱皱眉,将吴邪拉到自己的身边,“发生了什么?”
 
 
哎呦,这小傻逼有时候还真暖心。吴邪无视周围人的目光,“那人刚刚要跑,我就先将他踢进了水里。”
 
 
“跑!他往哪跑!这个小洞里他能跑哪去!”吴三省瞪大眼睛,咬着牙大骂。
 
 
吴邪无视吴三省盯着水里一动不动的中年人笑的渗人。
 
 
天真环视一周,“那老头不见了。”
 
 
吴三省一下子就噎住了,他涨红着一张脸叫潘子他们先把中年人捞起来,可回头去看那中年人的时候发现那中年人只剩下半截身体。
  
 
“卧艹他奶奶个腿,”潘子抽了一口气,“这是TM是什么东西!”
 
  
一直沉默的张起灵终于动了,他抬起右手,闪电般插进水里,那动作快的,几乎就是白光一闪,回过头一只黑乎乎的虫子就被他丢到了甲板上。
 
 
胖奎铁青着脸踩扁了那虫子,“妈的,吓死老子了。”
 
 
“这不是龙虱吗!这么说刚才那一大团影子,只是大量的水虱子游过去?”天真仍保持着护住吴邪的动作,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吴三省捡起一只断脚凑到鼻子前闻了闻,骇然道:“这不是龙虱,这是尸蹩。”
 
 
天真刚松下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听吴三省讲完这尸蹩后就催促着大家出去。
  
  
“那两个人既然放我们进来,就肯定有十分的把握我们出不去。”吴邪笑眯眯的道,冷静的看不出他有任何紧张。
  
  
吴三省看着他,“这么说你有办法了?”
 
 
吴邪呵呵地笑,靠到天真身上不看他。
 
 
吴三省气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但看见天真明显护着他的动作又没有法子。于是他转过头问张起灵,可除了得到一样的话什么也没有。
 
 
洞的深处又传出了怪声,而且,明显比上一次近了很多,那声音,好像无数小鬼的窃窃私语一样,让人极端的不舒服,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气氛一时间诡异到了极点。
 
 
迷了心的天真被张起灵踢进了水里,吴邪却躲过了袭击,也没想着要拉他一把。
 
 
一只虫子在潘子头上扣了个洞,又在天真脸上挖了块肉后,张起灵看天真撑不下去了才把两根手指插进那虫子的背脊,一发力,一扯,那尸蟞的肠子就被扯出来了。天真也一把将脸上的那虫子丢到船上。
  
  
上船后,天真看着吴邪有些不满,但一看见他胳膊上一条皮开肉绽的伤后,那点情绪一下子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吴邪看着天看着他伤的天真道,“我自己划的 我不想下水。湿漉漉黏糊糊的很不好受。”
 
 
“妈的,”天真先是低骂了一声,也不知道在骂谁,“那你就搞得一身血!这就很好受吗!”
  
  
吴邪没理他,徒留他一个人气的跳脚。吴邪蹲下把那虫子翻过来,在它的尾巴上,有一只拳头大的六角铜制密封的风铃,不知道什么时候植进去的,已经铜绿得一塌糊涂了,那风铃的六面,都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
  
 
吴邪转过头冲大家一笑,“刚刚就是这东西在响。”说着还拨了拨那风铃。
 
 
那铃铛劈里啪啦的响的人心烦,潘子一脚踩住那铃铛,可没想到那铃铛一下子就碎了。里面流出的绿水极其难闻。
 

吴三省看着碎了的铃铛气坏了,想打潘子又顾及着他脑袋上的伤。潘子觉得十分委屈。
 
 
吴邪走到天真身边,用手臂上的伤糊了他一脸血,天真抓着他的胳膊,随意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还到处乱蹭,我来给你包扎。”
 
 
吴邪笑呵呵地看着天真生疏的将他的手臂包成一个粽子还打了个蝴蝶结。
  
 
“积尸地到了。”
 
 
一个白色羽衣的女鬼,正背对着船,黑色的长发一直披到腰。
  
   
张起灵拿古刀往自己手背上一划,然后站到船头,把自己的血往水里滴去,又将血手往那白衣女鬼一指,那女鬼就这么跪了下来。
 
  
船刚出了水洞,吴邪竟一下倒在了天真身上。
  
 
“关根!”
 
  
 
【未完】.